真正 有道行的惯偷不对素不相识的人下手

编辑:学开锁

作:而且,兔子不吃窝边草,你想开练也不能在自家门口练,否则会
把父母活活气死:气死还算好的,如果气个半死,脑溢血或成了植物
人,你这罪过就大了。到时候谁伺候?你有这个耐心吗?如果雇别人,
你雇得起吗?刘刘死死记住了这些话。暗想,如果开练就远走他乡。
但他忘不了那个把他送入歧途的晶晶。他要报复。于是,他费尽
周折找到当年的老同学以后,千方百计打听到晶晶现在的住址,便在
—个大白天,晶晶和老公去上班家里没人的时候,潜进了晶晶家。他
把晶晶家里值钱的东西,譬如金银首饰、手表、存折、银行卡之类悉
数洗劫干净,把户口本、身份证塞进马桶眼里,然后打开大衣柜的门,
朝着责重衣物撒了一泡尿,又在床上铺开绸缎被褥,最后竟蹲在被褥
上拉了一摊屎。作践够了,他才暗笑一声,离开了。
现如今各省市的古玩市场比比皆是,想把手里的金银首饰变卖掉
非常容易。于是,没用半天时间,刘刘就把偷来的东西变成了钱,然
后就远远离开了自家的城市,漂到了蓝海。他在蓝海的初期日子里一
直花手里变现的钱,天天省吃俭用,精打细算。因为手里的银子花一
个少—个。这时,他就又想起—个人来,就是那个把他送进监狱的女
老师。想当年那个女老师五十来岁,现在应该六十七八,接近七十了,
应该老态龙钟经不起折腾了。这样不好,他不想把人弄死,谁弄死人
谁会遭天谴,遭报应。他只想从那个女老师手里淘换点钱出来。
事情总是这样,金风未动蝉先晓,暗算无常鬼不知。就在刘刘苦
心琢磨如何对女老师下手的时候,他在街上意外地碰到了老惯偷,而
且老惯偷也正想对那个女老师下手。这也是”道儿”上的讲究,真正
有道行的惯偷不对素不相识的人下手,他们对谁下手往往有些缘由。

南宁开锁公司